从中国幼儿园到加拿大顶级私校,博士妈陪女儿十年双语学习路揭示了什么?

看点 外滩教育特约作者,法学博士方也,曾发布了有关双语教育的两篇文章,在读者群中引起了极大反响。这次,方博士通过女儿在国内外的双语学习经历,向我们展示了她对双语教育认识的变化过程。方博士认为,语言学习是终生的事情,每个家庭应当按照自身条件,合理规划孩子的双语学习目标。


文丨方也 编丨Travis


我在“外滩教育”发表的《别再想让孩子达到双母语了,这就是个伪命题》《别再对双语学校心存幻想,你该知道这些真相》两篇文章,引起了热议。


我想澄清的是,我没有对双语教育泼冷水的意思。


相反,我是个热衷双语教育的妈妈,希望通过分享我女儿十年双语学习的心得,跟大家一起探讨双语学习中存在的困难、可能达到的目标,以及如何选择适合的双语学习路径。




为免被人曲解或误解,我想再明确一下我的观点。


1. “双母语是个伪命题”这一结论,是我从语言学习规律推论出来的,跟我个人是“单语”还是“双语”背景没有任何关系。


2. “双母语是个伪命题”并不意味着双语学习没有意义。双语学习目标是让第二语言满足将来的学习、工作和生活的不同程度的需要。


3. “双语学校国际实践整体效果不佳”并不意味着双语学校没有存在的意义。


在所有的双语教育方式中,双语学校对第二语言的要求是最高的,同时也意味着学习难度是最大的。能够胜任这种学习的孩子,无疑受益良多。


但也因此,双语学校并非普及化的大众教育。


香港、新加坡和加拿大双语学校的情况证明了这一点,国内几年前曾经做过试点,想要全面推广双语教育,最终放弃也是基于这一原因。




下面我想通过讲述我女儿双语学习的经历,向大家展示我对双语教育认识的发展变化过程,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启迪和帮助。


我女儿自6岁始在加拿大求学,目前就读顶级私校7年级。


母语为英文,听说读写均在年级名列前茅,公众演讲和写作都非常出色,写作获奖并出版。


第二语言为中文、法语和西班牙语:中文阅读达到国内中学生水平,日常沟通无障碍,写作能力徘徊在国内小学低年级水平;法语水平为最基本的日常沟通;九年级准备学西班牙语。


未来目标:继续加强中文训练,争取达到工作语言或者学术语言的水平;法语和西班牙语主要进行听说训练,未来如果有需要或者孩子感兴趣,可以继续深入学习。

女儿的双语教育已有十年,期间经历了国内和国外的不同阶段,曾经有过很高的期盼,也有过迷茫和焦虑,终于在一步步的摸索和试错中走向了淡定,形成了适合我女儿的双语教育计划。




国内双语幼儿园:

双母语的初步尝试

在孩子三岁的时候,我就早早地开始了英语启蒙,希望孩子以自然习得的方式,达到中英文俱佳的双母语程度。


除了每天在家中有固定的英文CD、视频和阅读的输入时间,我还为女儿精挑细选了一家双语幼儿园。


一年过去了,女儿不仅中文表达进步缓慢,英文更是不见动静,丝毫没有看到发展成双母语的迹象。是不是这家幼儿园不行?


我开启了新一轮的幼儿园考察,几乎把所能打听到著名的双语幼儿园看了一个遍。


考察结果发现:双语幼儿园的英文训练远远达不到母语学习的要求


  • 首先,双语幼儿园普遍缺乏,稳定的有资质的外教。


  • 其次,双语幼儿园的外教课的英文输入很有限,幼儿园的孩子尤其是小班的孩子,大部分时间需要休息和玩耍。


  • 第三,英文零基础的孩子,上外教课的效果并不好,孩子常常听不懂,还不如中国老师教英文更有效。

我还去考察了全英文的国际幼儿园,英文学习效果是要好很多,但是会影响中文学习。也去看了某著名的儿童英文启蒙机构,跟双语幼儿园的问题差不多。




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双母语计划好像不太现实。


在非母语环境中,要将英文学到母语程度非常困难,几乎不可能。同时,中文的学习也可能受到影响,因为女儿的中文进展,明显慢于普通幼儿园的孩子。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甘心放弃双母语计划,由于女儿6岁要到加拿大上学,我决定采取分阶段实施双母语计划。


趁女儿四岁到六岁在国内的期间,进行中文的听说读写的全方位培训,英文只是稍作熏陶。


到加拿大后,女儿可以在学校学习英文,在家中继续训练中文,有了在国内打下的扎实的中文基础,说不定可以中英文齐头并进,达到双母语状态。

当然,陷入加拿大的英文汪洋大海中后,我很快放弃了双母语计划。



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四岁到六岁那段时间,充分利用国内的环境集中精力学习中文,非常值得。


语言学习最难的,是要理解背后所承载的文化、历史、地理乃至国情,而这只能依靠母语环境长期持续的熏陶,海外华裔孩子学习中文的痛苦都源自于此。

出国之前,女儿的阅读水平已经很高,林汉达的《中国历史故事集》以及《中国历史上下五千年》她已经可以自己读下来了;中文表达非常流利;还已经会写一些字。


这为她在加拿大进一步学习中文,打下了非常厚实的基础。


虽然她目前的中文水平没有达到母语程度,而且,由于缺乏中文母语环境的持续跟进,她目前的中文训练的意愿和效率低很多。


但是,跟很多周围的华裔孩子相比,她的中文训练就相对顺利得多,效果也好很多。




在加拿大上小学:放弃双母语计划

到了加拿大后,我对双语教育有了全新的认识:我发现双母语是不可能实现的同时对母语的重要性以及语言学习的难度,也有了更深刻和更具体的体会。

1. 母语是唯一的而且是由生活和成长的环境决定的


在加拿大这个多语言、多族裔的移民国家,很多人具备双语乃至多语能力,但却没有双母语人士。


英语虽然成为很多移民的常用语言,但是他们的母语往往不是英文。


认识一位加拿大的教授,德国出生和长大,高中和大学在美国完成,英语、法语和德语自由切换。


他告诉我:虽然工作和写论文时使用英文思维,但是使用最自如的还是母语德语,他表达感情、表达内心的情绪、思考哲学问题等等都是用德语,法语只是用在社交场合的交流沟通。


而加拿大出生和长大的孩子则是不同,他们不管族裔背景和家庭语言是什么,除了法语区,英文作为一种强势语言成为大家的母语。




2. 母语决定了“我是谁”


以某种语言为母语,就意味着认同某种语言背后的文化,包括思想、信仰、习俗、道德以及生活习惯等,母语决定着一个人的深度思维、行为模式、生活方式乃至朋友圈。


加拿大的不同族裔的移民由于母语不同,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也是千差万别,而在当地长大的孩子们常因此会跟父母发生观念和生活方式上的冲突。


国内很多人批评留学生不能融入当地人的生活圈子,走不出抱团取暖的舒适区。


这实际上是母语的问题,要将英文学成母语,至少小学低年级就得出国。


很多中学过来的留学生,虽然他们的英文沟通交流没有问题,但是他们的母语是中文,不仅很难和土生土长的当地人融合到一起,和加拿大长大的华裔孩子也不能玩到一起。




3. 英文成为华裔孩子职业发展的天花板

孩子到了国外英文自然就好了,在国外长大的孩子,英文水平应付学习和工作确实不成问题。


但是,对华裔孩子来说,由于缺乏家庭英文环境的支持,要将英文学得非常出色,则是面临着很大困难。


中国人常说“说得好不如干得好”,在北美社会“说得好”的人往往领导着“干得好”的人,英文沟通能力、演讲能力和写作能力是领导和精英阶层的必备技能。


华裔孩子多在技术类职业中表现出色,语言要求很高的行业很少见到华人精英的身影。以律师行业为例,几乎见不到成功的华人诉讼律师。

到加拿大没有多久,我女儿就成了一个吃着汉堡和Pasta,喜爱运动,穿着T恤和短裤,皮肤晒得黝黑,满口英文的典型的北美女孩。


而且不管我如何费尽心思、苦苦挣扎地想让中文和英文平起平坐,英语最终还是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了中文。


考虑到孩子将来要在北美长期生活、学习和工作,而且中文家庭环境又不利于英文学习,全力以赴学好英文便成为最现实的选择,中文只好沦为第二语言了。



在加拿大学英文:

华裔孩子如何拥有出色的英文能力

加拿大的华裔孩子,数学在班上都是数一数二的,但是英文拿高分却很难,尤其英文的口才和写作,是华裔孩子的普遍弱项。


因此,很多孩子参加英文写作、公共演讲和辩论培训班来弥补家庭英文资源的不足。


虽然我女儿6岁才来加拿大,但她的英文学得还是很不错的。我想主要有三个原因:


1. 自幼的英文熏陶积累

初到加拿大,由于在英文测试中连26个字母都认不全,她被分到最低级别的ESL班。


令人惊讶的是,她二个星期后连续跳级,三个月竟然从ESL班毕业了,这在学校是史无前例的,一般像这种最低级别班的ESL学生,最快一年才能毕业。

在国内的时候,虽然没有教她英文字母和单词,但还是有长期持续的英文视听资料的输入。


虽然后来以中文学习为主,但我还是坚持每天为她阅读英文书籍一个小时,同龄国外小朋友常看的英文绘本和简单的章回小说,她基本都听过了。


听是一切语言学习的开端由于已经储存了大量的英文信息,一旦开始认识字母和单词后,再加上处在英文大环境中,她的学习效果是事半功倍的。



2. 语言的正向迁移作用

语言的正向迁移,是指一种语言能力对另一种语言学习的正面影响。


从我女儿一岁左右开始,我就每天给她大量阅读中文书,再加上四岁到六岁期间,高强度的听说读写的全面训练,当时她的中文阅读水平已接近小学高年级水平。


巨大的中文阅读量,提升了她的知识面和思维能力,让她的理解能力远远超过她的同龄人,而且这种能力一直持续体现在她此后的英文学习中。


三年级转到私立学校的时候,她的英文老师是斯坦福大学文学专业毕业生,老师很惊讶于一个才来加拿大两年的孩子,竟然有这么好的英文。


她告诉我,虽然我女儿英文口语比较弱,但她的阅读理解能力和思维深度是全年级最好的,她还问我们是怎么学习英文的。


当她得知我女儿的中文能力后,她认为这就是语言的正向迁移作用,最好的一个例子。




3. 顶级私立学校的强大的英文训练。

三年级的时候,我把女儿转到了私校,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英文。


她曾经就读的公立学校虽然不错,但是排名靠前的公校的中国学生比例非常高,不利于英文的学习和对当地文化的融入。


私校对族裔的比例是有限制的,而且私校非常重视英文,其英文课程比公校超前几年且,更为深入和更为全面。


不同于公校一位老师教授所有课程,私立学校的老师是分科的,尤其是英文还有专门的写作老师,学生们的英文水平和文化氛围也跟公校截然不同。


我女儿不仅接受到最好的英文训练,也受到了本地文化的熏陶,她的英文能力得到了长足进展。




在加拿大学习法语:

要不要选择英法双语学校

给女儿申请私立学校的时候,面临一个选择:英文学校还是英法双语学校?


加拿大实行双语教育,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达到简单的日常交流沟通需要的普通法语课程,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都有开设。


另一种是沉浸式法语课程,将法语学到最大限度地接近英文,公立学校有专门的沉浸式法语班,私立学校有英法双语学校。

拥有流利的英法双语,无论是职场机会还是收入都会大大增加,英法双语学校看起来真的是很诱人,尤其是公立学校的沉浸式法语班还是免费的。


但是,经过一番调查研究,我最终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加拿大的双语学校真的只是看起来很美,事实上能坚持到高中毕业的才30%左右,因为双语学习太难了。


周围很多中国家庭禁不住双语优势的诱惑,纷纷让孩子去学双语,但大部分都没坚持住,在小学阶段转到英文学校了。



曾经遇见一位中国妈妈,大谈她家孩子英法双语说得呱呱叫,我很好奇地问她是怎么辅导孩子的,她惊讶地看着我说:“不需要辅导,全靠学校啊,我又不懂英文和法语。”


我一下子无语了,父母都不懂双语,如何判断孩子学得怎样呢?